人類與病毒之戰Part1

2020年一場武漢肺炎猶如瘟疫般的蔓延到世界各地,每天更新的確診及死亡人數的數據,弄得人心惶惶,也是目前各國最關切及最棘手的重要事件!因為來得太令人措手不及,近日也才正式更名為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證實於2019年12月在中國湖北省武漢市首次爆發傳染,引發包括發熱、肺炎等致人於死的事件。但至今病毒的傳染來源尚未找到,傳播途徑及擴散程度尚不明確,世界衛生組織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組織的專家於一月中下旬公開,該病毒可以人傳人,指潛伏期即具傳染性。大家一定對2003年的SARS記憶猶新,包括醫務人員在內的多名患者死亡,當時也是造成一陣恐慌。由下表可得知,COVID-19算是SARS姊妹病毒,病患的症狀多相似之處,嚴重可致死。但如專家所言COVID-19傳染力比SARS強十倍以上,所以大家不敢輕忽。

 

病毒名SARSCOVID-19
流行地區主要集中於中國東南地區遍及全中國,湖北省為主
致病原SARS病毒(冠狀病毒)新型冠狀病毒
傳染途徑1.飛沫傳染。
2.直接或間接接觸病人的分泌物。
1.飛沫傳染。
2.直接或間接接觸病人的分泌物。
潛伏期2-7天,最長10天目前7-14天
發病症狀 主要為發燒、咳嗽、呼吸急促、呼吸困難。
另有頭痛、肌肉酸痛、腹瀉。
主要為發燒、咳嗽、呼吸急促。
後遺症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後遺症包括肺纖維化等。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後遺症包括肺纖維化等。
預防方法養成良好衛生習慣、勤洗手、戴口罩、避免去密閉公共空間。 養成良好衛生習慣、勤洗手、戴口罩、避免去密閉公共空間。

 

近代大家熟知的傳染性疾病莫過於流感、SARS、伊波拉、愛滋病等。其實從古至今,人類遭遇了無數的瘟疫,不論是中國或西方皆有記載。《周禮·天官·冢宰》:「疾醫掌養萬民之疾病,四時皆有癘疾。」《呂氏春秋·季春紀》:「季春行夏令,則民多疾疫。」說明當時對瘟疫的認識已經達到了一定水平,認為瘟疫一年四季皆可發生,原因是由於時令之氣的不正常,由「非時之氣」造成的。古代中醫藥學在與瘟疫長期的鬥爭過程中積累了豐富的經驗,有一套較為完整的理論與臨床治療方法。其古代醫家及醫書對瘟疫的治療及預防有詳盡的描述。

一、隔離法

很早就被我國用於治療瘟疫。在《睡虎地秦墓竹簡·法律答問》中,秦國便有將麻風病人集中遷移到「癘所」居住的規定。其實這次武漢肺炎會延燒至今,其一因素也是遇到過年較早,當局並沒有提前做管控,讓大量人口流動導致病毒遍及世界各地,由人快速傳播所造成。

二、藥劑診療

光隔離是不夠的,我國古代朝廷在瘟疫之年基本都有給民間免費提供醫書、藥方的做法。比如著名的中醫典籍《聖惠方》、《簡要濟眾方》、《集驗方》、《四時攝生論》等所載的方子,其中有不少方子現代中醫仍在使用。目前全世界的專家積極研發抗武漢肺炎的解藥,如果是確診的病患需被留置負壓隔離觀察,如為陰性患者或是想預防的人可以參考此方:

黃芪10克

炒白朮10克

防風6克

麥冬10克

太子參12克

連翹10克

金銀花15克

炙甘草3克

以上藥材,用1000cc水煮滾後當茶飲,以提升自身免疫力。

三、將死者填埋

因為武漢肺炎的病毒傳染力太強,現代的做法是直接火化處理。

四、禁止食用病死、被污染等問題畜禽肉

中國古代「醫聖」張仲景提及「肉中有如朱點者,不可食之」、「六畜自死,皆疫死,則有毒,不可食之」。另《黃帝內經》引《上經•尚時》:「瘟之至也,非江海鱗甲之類而不生。疫之至也,非蟲獸毛羽而不存。」意即瘟疫是由接觸和食用江河湖泊的各種水產和鱗甲類動物引起;疫病是由接觸和食用有毛沒毛的鳥獸昆蟲而引起。先前的SARS傳說是第一例吃了果子貍所引起;這次的武漢肺炎則也提及吃了野味(竹鼠?蝙蝠?)所引發,但至今仍未證實。野生的動物體內本來就隱藏未知的病毒,人類本來就不該破壞自然生態的平衡,以免後患無窮。

 

 

文/謝佩倫 養生顧問